Search
  • Mercy Shao

美國總統大選,從拜登離岸懲罰稅到大數據邊緣運算

美國總統大選結果在三天前出爐,即將上任的拜登政府在競選期間即承諾多項和川普政府不同的施政方針,包含了氣候變遷、新能源、移民政策等等,其中,也包含了徵收「離岸罰款附加費(offshoring penalty surtax)」。


什麼是離岸罰款?


一方面可能是因為川普在任期當中不斷大喊「美國製造」並高築國際貿易壁壘,導致台灣媒體對於離岸稅的議題無感;又或是其他議題的延展性和故事性高於美國對本土企業課稅議題,吸引了台灣網民的注意,因此這項政策在台灣很少被討論,但其影響其實相當廣泛,單看Wal-Mart、NIKE每季財報當中的境外投資布局及海外生產的有關報告,是如此的精彩又錯綜複雜,得以窺見這項政策變動的重要性。


根據拜登的規劃,未來美國公司在海外製成產品、運回美國本土販售的話,將被課徵28%的公司稅,外加10%的懲罰稅,使稅收達到利潤的30.8%。此外,將電話服務中心(call centers)的服務設於海外的公司,也適用於此懲罰性離岸稅。這項規定將會大大抑制美國公司在國家之間轉移收入和稅收減免的能力。

五家最大的海外製造美商:Apple、NIKE、Cisco、Wal-Mart、IBM

海外製造的雙面刃


美國企業為了佔有海外市場及獲取他國原料資源,自20世紀以來,普遍仰賴「外國直接投資( 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後來,美國企業為了賺取更高的收入,甚至將產品製造外移至廉價勞動力國家,而台灣也一度成為美國企業重要的製造生產基地。屆時,美國企業相信,海外的低廉勞動力才能保證獲利。


實際上早在1988年,Constantinos C. Markides和Norman Berg兩位教授,就曾在哈佛商業評論上以「離岸製造是個壞生意(Manufacturing Offshore Is Bad Business)」為題,呼籲離岸製造會傷害美國企業的長期競爭優勢,他們認為與其降低成本,不如專注於提高競爭力。而創新和提高品質,都是提高競爭力的重要因素,這是海外低廉勞動力所辦不到的。


這個說法在當時得到佐證。在美國企業汲汲營營的跑到海外設廠的同時,日本企業則積極的在美國設廠。美國本土在1980年代即高達600多家日本工廠,當中包含富士通、日立、三菱、NEC、東芝等,而且日本的每家主要汽車製造商都在美國設有組裝廠。日本企業因此在美國本土市場培養出極高的競爭能力,同時美國企業則必須忙著應付各個亞洲國家對技術的剽竊與專利的侵害。


5G、AI與數據運算


回到現在,隨著AIoT、5G、工業4.0發展,各品牌已經足夠實現在銷售市場附近建廠,進行遠端無人工廠操控,並客製化小量生產。雖然工業4.0及智慧工廠議題,在2018年過後即淡出台灣媒體視線,但新冠肺炎大流行期間,很多產業面臨貨運停擺、供應鏈不穩定及關閉工廠的痛苦,加上美國離岸懲罰稅的出現,將會再度加速智慧製造發展。


談到智慧工廠內的機器人,以及感應裝置所蒐集到的大量數據,勢必要提到邊緣運算(Edge computing)。邊緣運算是一種分散式的運算架構,讓企業應用程式接近邊緣資料來源,加速數據分析、洞察、改善回應時間。而5G網路的發展,加速了雲到端的資料處理,甚至能夠將大量的計算移動到邊緣,以便資料科學家擷取最有價值的資訊,以提高運算效率,進而帶來強大的商業利益。這項技術不只實踐在智慧工廠,銀行、家電、汽車的數據處理都受惠於邊緣運算。


對邊緣運算技術有興趣的朋友,可以進一步造訪IBM的網站:https://www.ibm.com/tw-zh/cloud/what-is-edge-computing